赖子麻将湖北一赖到底

桃農心里有點“甜”

2019年07月30日 09:02新華社

“太陽越曬,桃子越甜哇!”皮膚黝黑的老周頂著熱浪鉆出桃園,笑呵呵指著村口不遠處一幢大樓房,讓我們趕緊先去屋里避避暑。

53歲的老周全名周群新,在無錫陽山鎮桃源村賣了37年桃子。不過按他的話說,當地有七八十歲仍在賣桃賺錢的,那些桃農是他的“榜樣”。

走到桃源村前寺舍46號,老周家是個河畔雙層大樓房,一進屋,一股桃香撲面而來。前屋大廳地上擺滿了水蜜桃,陽光透過二樓玻璃天窗灑下來,閃著金光。

“來哉!不好意思啊,桃子快下市了忙得很,待會快遞還要上門來收!”說罷,老周囑咐兒子去外面三輪車卸桃子,然后席地而坐開始挑揀桃子裝箱。

老周說他沒啥文化,只想著掙錢養家。16歲他蹬著自行車往無錫城里賣桃,車后座左右放兩個木頭架子裝20籠桃子,一天能賣一百多斤。“不過那時桃子只賣幾毛錢,不像現在,個頭大點的一個就能賣20塊!”老周撿起個大桃子比劃著說。

“冬天我還挖水芹賣,河里的水那叫一個冷啊,寒氣直往骨子里鉆,太辛苦了!后來賣桃子掙挺多,索性不挖水芹了。”老周說,他家現在種16畝桃林,一個夏天能賺20來萬,但在陽山只算中游水平。

老周所在的陽山鎮被稱為“水蜜桃之鄉”,截至去年底,這里水蜜桃種植面積3萬余畝,總產量超2.1萬噸,整個桃產業經濟足有15億元,農民的人均純收入可達4.2萬元。

聽到一旁鎮里來的宣傳委員向記者列的“數據”,老周樂得站起身來,“咱農民越掙越多,多虧了你們政府哇!”

1997年開春,陽山鎮舉辦了第一屆桃花節。“起初我們很反對,種桃都忙昏頭了,哪里有空招待?”周群新感慨,“政府苦口婆心勸我們好好準備,原來游客來不僅為賞花,還訂大量桃子,夏天的桃春天就訂走一大半,訂單越來越多,現在大家都盼著桃花節。”

桃花節不但吸引了城里城外的買家,更讓許多種水稻的農民們饞了眼,大伙一盤算,種一棵桃樹收入就頂得上一畝水稻,紛紛扛起鋤頭要種桃。

澆水、施肥、疏果、套袋,桃子的栽培并不容易。1998年起,陽山鎮成立陽山水蜜桃桃農協會,農技師們免費教桃農規模種桃,培訓班甚至開到了田里去,“田間大講堂”的名聲傳遍十里八鄉。

“我家這個樓,就是那時賣桃賺了錢蓋的,之前住的可破哩。”說話間,老周又裝好一箱桃。他順手從地上拾起幾個大桃子,洗了洗遞給我們,“嘗嘗,甜不甜。”

老周說,陽山人把又大又美的桃子叫“大白鳳”、汁多香濃的叫“陽山蜜露”、超高甜度的叫“湖景”,我們手上拿著的就是最最甜的“湖景”。

水蜜桃已然成熟,我們小心剝著皮,咬一口汁水順著指尖淌出來。

“看吧,說明桃子確實甜。”老周笑嘻嘻說,“桃子甜,我們心里也甜。”裝桃的箱子越累越高,他看了眼墻上的掛鐘,嘴里嘀咕著快遞小哥快到了。

老周不愿意歇著,他說還得再種20年桃,只是希望女兒兒子能幫他打開點思路,“陽山年輕人聰明,在網上把桃子賣到了全國各地,還做成了桃汁、桃膠、桃花酒、桃花面膜,還有民宿。”

村里人開玩笑,說老周鉆錢眼里了,日子好過了也閑不下來。“賣完桃子我就去廠里幫工,要攢錢給兒子娶媳婦哩。”老周害羞地咧著嘴笑。

(作者:何磊靜 陳圣煒)

評論一下
評論 共有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
返回頂部

赖子麻将湖北一赖到底 苹果手机哪个app可以赚钱的 羽毛球比赛策划 湖边卖什么赚钱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法甲联赛视频 2019年每月上证指数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图 福彩3d之家 甘肃快三综合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